欢迎进入秦山源生态农业!

24小时服务热线

400-029-9295   029-88225579

关于我们

contactus

联系方式

400-029-9295

西安市未央区开元路南段108号蓝天华庭3栋704室

最新新闻 >更多
协会窗口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关于我们>>协会窗口

是人就该活着,这是我们的生存权
发布者:管理员   |   发布时间:2017-08-14   |   所属分类:协会窗口   |   阅读次数:1167

是人就该活着,这是我们的生存权

——陕西省秦山源土鸡养殖协会

    韩俊在他的《丞需新模式、新消费、新业态来推进农业供给,侧结构性改革》!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说:
 
    “我们来看一下发达国家的农业产业链的结构是什么样的格局,在美国消费一美元的食物,它的价值链是怎么样分解的呢”?

    农业生产初级产品的环节上占10.4%。

    食品加工环节增值占15.3%。

    包装环节增值占2.5%。

    交通环节增值占3.2%。

    批发环节增值占9.1%。

    零售环节增值占12.8%。

    饮食服务环节增值占32.7%。

    能源环节占增值的5.1%。

    广告环节占了2.5%。

    金融保险占增值的3.1%。

    其它环节占增值的3.2%。

    总合计100%。因此他得出以下结论:“我们农业品牌的建设,不能光盯着田头,不能光盯着生产环节、它是完整的品牌建设,它是完整的生产链条,这里面的包装、运输、批发、零售、食品、消费、广告等等都离不开……”(以上为原文)。

    韩俊是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的办公室主任、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的副主任,他的这篇讲话稿,我读了很多遍。的确是结构严谨、气势磅礴、一颗为民操劳的心跃然在字里行间、只是上述的数据,令我困惑不已,我不知道他的依据从哪里来?是否具有广泛性?而总增值的数据又怎样界定?他没说,我也不懂。只好拿我们熟悉的土鸡说说,和大家一起讨论:

    我们养一只鸡,从种苗起,饲料、药物、拆损,设备拆旧,场地租赁等其他杂费约为46元,含人工5元/只,(饲养5个月,每人管理3000只)合计51元,大盘鸡约为168元左右,除去辅料部分(约20%)增值约为83元,养殖户的收益应为8元/只以上,但事实上,养殖户增值的部分没见过。只是因为场地,人工是自己的,不计入成本,才有“利润”——就这样的毛利润,也没有8元/只。而其他如白羽等速成鸡,除去成本(不含人工)也不过1——2元/只,然而。一只毛鸡约24元、重六斤、屠宰后约4.5斤,售8元/斤,增值约12元/只,养殖户的收益应在1.2元/只以上才为合理,事实上养殖户投入巨额资金,承担所有的风险,养殖45天以后含人工净收益基本在1.5元/只以下。如果除去人工等其他成本,养殖户拿不到增值部分的一毛钱。然而,所有的养殖风险全部都是养殖户在承担……

    算到这里,我也是浑然无措,整个农业生产体系、增值的部分都去哪儿了?

    前几天,还看了一篇报道,皖北的桃子,成熟后上市1毛钱一斤卖不出去……那么好的蜜桃1毛钱还卖不出去,这个市场到底怎么了?难道这就是市场新的结果吗?如果按照韩主任的说法,这样的桃子在按零售的3元/斤。那么,不说成本(成本按零计算)他也应该高过3毛钱的价格才对,但事实是1毛钱也卖不出去……

    现行的市场体系,农民永远是“市场化”的弃儿,是资本的牺牲品,是机制的陪葬,是被无数“权势”阶层人士彰显自我能力的参照物,是永远被社会“精英”们体恤下情时才被片刻关注的人群。也许有人会说,现行市场经济体制下,机会对所有的人都是均等的,是一个自由竞争的时代,真是这样吗?回答显然是否定的——因为大量的社会资源都被资本和权力所掌握,公平的自由竞争从何谈起!纵然有一、二成功事例,然如凤毛麟角,虽然改变了自己的命运,但他们付出的努力比资本和权力的成功相比,要付出的何止千倍、万倍。数以亿计的人群,还是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,任凭市场和利益集团的宰割。

    H7N9被人为夸大后,近千万的养殖户欲哭无泪,然而,新闻中几百万羽的蛋鸡养殖项目却在频频出现——他们正在为普通养殖户离开这个行业后进行布局。

    皖北的鲜桃每斤1毛,但资本布局的类似农业项目,依然层出不穷,为什么?因为,他们坚信,当他们的“桃”在跌破成本时,国家会予以“扶持”——不会让他们倒下,而且他们手中的大量社会资源,有助自己建立完善的销售渠道,所以,他们必然能生存,而且能得到很好的发展。

    ……

    这个社会究竟怎么了?难道普通民众就没有活路了吗?他们就应该被遗弃、被抛弃吗?打着市场化的名义,却在干着剥夺民众生存的权利,这就是现实社会中的“精英们”苦心积虑的勾当!真正为基层民众生存的人和组织得不到扶持,甚至遭到频频打压,而那些明明在谋一己之利的项目,却能得到扶持,并且大言不惭地登上新闻的头版头条……

    人只要生下来,只要没有伤害到他人,就不应该被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,这是宪法赋予的生存权,然而,现行的经济体制、生存谈何容易?稍有商机的区域,都被冠以市场经济的名义,被资本和权力掠夺,而普通民众何以存?何以生?

    农业是聚集中国最多底层民众的地方,稍能运作的项目都被权力和资本结合的实体占有,为此,他们不惜利用“不见血”的流言和造谣予以扼杀,在这期间,媒体和“砖家”为了一点残羹冷炙充当了“帮凶”和“走狗”,听任普通生产者的痛哭和哀号……

    马克思说过:“资本的积累,本质上是血淋淋的掠夺!”上学的时候,尚不明白其中的含义,现在好像有些明白了;不过,我还是有些困惑:他老人家阐述的是资本主义社会,而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,难道原理也都是一样吗?

    我困惑,我活该,但我还是希望高高在上的领导们:不要总是套用所谓“美国”的理论,指导我们农业的去向,毕竟它们没有像我们一样,有这么多的“草民”在依靠农业在活着,虽然它们没有资本,但他依然是人,是人就应该有生存的权利。所以,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,就是社会的责任。

    是人,就该活着,这是他们的生存权利!


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(西安)


400-029-9295